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在帅客发布信息被驳回了有原因吗?

来源:帅客 2020年08月31日 10:37

有,你可以去个人中心-发布-被驳回中查看驳回原因.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疫情期间房屋租赁纠纷应该怎么破?

——受疫情影响开不了业,房租该怎么算?——能否提前结束合同,要回保证金?近日,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在一起涉疫情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中,综合考虑合同受疫情影响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引导双方当事人合理分担因疫情防控导致的不利后果,推动纠纷快速化解。受疫情影响开不了业解除合同闹纠纷一年前,黄某租赁朱某商铺用于经营美术教育培训机构,双方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期从2019年2月22日至2020年2月底。1月24日,广州市教育局明令禁止全市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开展线下培训活动。为配合疫情防控,黄某关闭了美术教育培训机构,并于2月3日以疫情不可抗力致合同不能履行为由,要求2月份租金按使用天数折算。2月4日,黄某搬离房屋,并向朱某发送房屋清场视频和图片。此后,朱某未到现场检查清场情况,并要求黄某缴纳2月份租金及物业费。黄某一气之下将朱某诉至法院,要求2月份房租按实际使用天数4天折算缴纳,并返还房屋租赁保证金。疫情防控特殊时期涉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多发如何快速妥善化解矛盾纠纷让双方当事人恢复正常生产生活?3月16日,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法官李小伟接手该案后,理清案情来龙去脉,了解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原来,黄某在2月4日搬离承租商铺时仅带走了自己所需物品,并未完全腾空,且黄某在商铺墙面张贴海报导致墙面受损,朱某需额外支出费用对墙面重新粉刷。而朱某在收到黄某的清场视频后,并未及时督促黄某清场,也有着一定的责任。在明确了矛盾点后,李小伟对双方当事人做工作,经耐心释法明理,双方当事人同意各退一步,并达成了调解协议:黄某先行清空租赁商铺,商铺2月份房租及物业费由双方平摊,直接在商铺保证金里扣除,朱某退还黄某剩余保证金。3月18日,法官安排两人分别签署调解协议。至此,该起纠纷圆满化解。法官说法疫情防控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给租赁合同的履行带来影响,但租赁双方面对疫情引发的纠纷仍需注意以下几个问题:严格区分租赁物商业和居住用途,根据不同用途标的物在疫情期间所受影响的严重程度,采取不同的处理措施。●对于承租用于居住的租赁物,租赁物除用于居住外还具有储物功能,租金减免原则上需以出租人同意为前提,除非有证据证明承租人因疫情被收治或隔离导致长时间不能使用租赁房屋。●对于承租用于商业经营的租赁物,因政府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导致承租人在一定期限内无法经营或无法正常经营的,承租人因疫情导致经营困难延期交租的,出租人依据合同约定要求承租人承担逾期交租的违约责任的,不予支持;承租人请求减免租金的,可综合考虑疫情影响的期间和程度,酌情予以支持;承租人请求解除合同的,应当根据公平原则,结合实际情况确定。承租人以疫情构成不可抗力要求免除相应违约责任需慎用。如疫情发生后订立的合同,或在疫情发生前已构成迟延履行的,不能适用不可抗力条款主张免责。承租人主张疫情构成不可抗力要求免除相应违约责任,还应综合考虑以下几个因素:●政府及有关部门采取的防控措施对合同履行产生影响的严重程度;●是否及时履行了通知义务,告知合同相对方合同受疫情影响的具体情况;●免除责任范围仅限于疫情对合同履行产生影响的范围,而不能无限扩大。最后,承租人还需对其主张承担举证责任。

2020年05月29日 17:38

可以全权委托租客网出租房子吗?

这个就要看你的房子在哪座城市出租了,没驻点的城市是不接受全权委托的。

2020年05月19日 16:19

苏宁易购一季度净亏损5.1亿 同比下滑505.45% “智慧零售”怎么了?

本篇文章3836字,读完约10分钟  赶在五一小长假前,苏宁易购(002024.SZ,下称苏宁)发布了第一季度的财报。  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苏宁实现营业收入578.39亿元,同比下降7.07%;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1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滑505.45%。在2020年第一季度,苏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亏损5亿元,同比2019年同期亏损9.91亿元,则收窄49.49%。  从2017年以来,在智慧零售的战略下,苏宁加快了对线下布局的步伐,收购万达百货、纳家乐福中国,再加上苏宁易购零售云店等各种线下业态,苏宁已经形成了全渠道、全场景的布局。  但从财报来看,苏宁近年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却通过资产的转卖、增资扩股,使得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处于盈利水平。  苏宁还有望成为零售的第三极吗?  营收、利润双下降  苏宁这份不好看的财报显示,其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处于下滑状态。  根据财报,2020年一季度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578.39亿元,同比下降7.07%。商品销售规模886.72亿元,而线上平台商品交易规模为610.40亿元,同比增长12.78%,占整体销售规模比例攀升至68.84%。  但在2020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1亿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36亿元,同比下滑505.45%。苏宁解释称主要是受去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较大的影响。  虽然苏宁在财报中并未提到这与突如其来的疫情有关,但却明确指出疫情导致零售行业整体规模下降。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一季度社零总额同比下降19.0%,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下降0.8%,限额以上单位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商品零售同比下降29.9%,通讯器材类商品零售同比下降3.6%,零售行业发展面临较为严峻的外部环境挑战。”苏宁在财报中表示。  与此同时,苏宁指出受到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和习惯在线购买和到家服务,品牌商和零售商则更加积极的推进互联网化和数字化进程,对企业的商品经营能力、渠道会员运营能力以及履约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业必须快速的调整应对。  在新零售战略实施顾问云阳子看来,疫情对苏宁线下业务板块产生一定的影响,而对其线上业务则是利好的。  在报告中苏宁易购表示,在报告期内,家电及消费电子类产品销售受到影响,但快消百货、母婴个护、食品生鲜类等商品销售却处于增长迅速状态。  其中,受疫情期间暂停营业影响,一季度公司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可比门店(指2019年1月1日及之前开设的店面)线下零售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2.60%;而苏宁家乐福则继续保持盈利且同比有所增长,门店到家业务销售占比逐月快速提升,3月份占比近10%,苏宁易购一季度快消百货类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167.99%。  在门店经营方面,报告期内,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新开5家,关闭163家;红孩子母婴专业店新开1家,关闭24家;为有效整合资源,将8家苏鲜生精品超市全部纳入家乐福中国进行统一运营;新开零售云加盟店466家店,关闭苏宁易购直营店561家。  在现金流方面,报告期内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增加112.30%,主要由于报告期内公司赎回到期投资理财带来的影响。报告期内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94.50%,主要由于去年同期苏宁金服因业务需要新增融资。  此外,在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的同时,苏宁易购还宣布了公司高管股票增持的消息。苏宁易购称,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业务骨干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票,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  苏宁的“财技”  在4月17日苏宁易购发布的年报中,苏宁在2019全年营业收入为2692.29亿元,同比增长9.91%,实现商品销售规模3787.40亿元,同比增长12.47%,同期净利98.4亿。  尽管苏宁依然处于增长状态,但同比2018年苏宁的营收增速有明显下滑,利润也出现回落。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苏宁易购注册会员5.5亿,同比增35.1%;线上平台交易规模2387.5亿,同比增长14.59%;其中自营商品销售1584.4亿,同比增5.77%;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803.1亿,同比增37.14%。  而在2018年,苏宁易购的线上平台交易规模为2083.5亿,同比增64.45%;其中自营商品销售1497.9亿,同比增53.7%;开放平台商品交易规模585.6亿,同比增100.3%。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苏宁易购2019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57.11亿元,同比下滑1488.82%。如果翻阅苏宁易购历年财报来看,从2014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所有的那部分利润均为正值,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却皆为负值。  (资料来源:《商学院》根据公开财报资料整理)  那么苏宁是如何做到盈利的呢?这和出售自身资产有关。  2014年苏宁易购将11家全资子公司(自有门店)全部相关权益,出售给中信金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税后净利润19.77亿元。同时,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是中信金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2015年12月,苏宁易购卖掉了旗下14家门店,获得13.88亿元营业外收入。与此同时,苏宁将持有的PPTV68.08%的股权全部转让于苏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境外子公司,增加公司投资收益14.47亿元。此外,还通过投资理财获得投资收益2.37亿元。  2016年,苏宁易购向关联方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北京京朝苏宁电器有限公司100%股权,增加投资收益13.04亿元,并出售6处仓储物业,盈余5.1亿元。  2017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41亿元;2018年,继续清仓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113亿元;2019年6月24日,苏宁易购向SuningSmartLifeHoldingLimited出售苏宁小店100%的股权,这次交易增加了苏宁易购2019年度净利润35.70亿元。而SuningSmartLifeHoldingLimited的实控人则是张近东之子张康阳。  扣除这些不可复制的非经常性收益,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则大幅度转亏。在互联网分析师葛甲看来,苏宁之所以如此做主要是要为了收缩战线,把没希望的业务卖出去,从而更加聚焦主业。九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亿舟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苏宁的这种操作手法是正常的。  针对苏宁频频出售内部资产的原因,《商学院》记者向苏宁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苏宁会成为新零售行业的第三极?  1990年成立的苏宁以线下门店起家,从2009年开始大规模地向互联网转型,见证了中国零售业的起伏变化。  2013年9月,张近东首次对外阐述苏宁“一体两翼互联网路线图”,提出中国零售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是互联网零售,重点是O2O和开放平台。  2017年,苏宁又提出“智慧零售”的概念。所谓智慧零售是指,运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感知消费习惯,预测消费趋势,引导生产制造,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在张近东看来,实体零售和传统电商都需要变革,都需要线上线下融合。基于此,在发展线上的同时,苏宁也在线下疯狂布局,一度喊出要在3年内布局2万家门店的目标。  众所周知,凭借庞大的技术、资金、资源优势,阿里巴巴和腾讯已经成为新零售领域的两大巨头。一方亲自下场完成线上线下的布局,另一方则通过投资入股的方式,形成了一个新零售联盟。  那么,苏宁有望成为新零售的第三极吗?  在互联网观察者丁道师看来,由于最初是从线下门店发展而来,苏宁在门店选址布局、供应链等方面拥有互联网企业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与此同时,丁道师强调,苏宁在互联网技术实力和思维方面,还是和腾讯、阿里等有一定差距的。  对苏宁的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文章来源:商学院)(责任编辑:DF527)

2020年05月06日 15:09